探访粤西小镇:这里盛行吃狗、养狗、贩狗
发布时间:2020-04-27 03:53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在天堂镇中心市场的一家肉铺档口里,热情的店主正一边卖力吆喝,一边用斩骨刀切割着案板上的狗肉。 在一旁的肉钩上挂着几只已经剥完皮的狗,就如同猪肉、牛肉般毫不避讳。 天

   .在天堂镇中心市场的一家肉铺档口里,热情的店主正一边卖力吆喝,一边用斩骨刀切割着案板上的狗肉。 在一旁的肉钩上挂着几只已经剥完皮的狗,就如同猪肉、牛肉般毫不避讳。

   天堂镇位于云浮市新兴县西南部,经常走汕湛高速上的司机多半知道这里的狗肉肠粉十分有名,狗肉成了当地的一张美食名片。 当200公里以外的广西玉林因为狗肉节陷入舆论漩涡时,这个相对闭塞的粤西小镇依旧可以安静地保持着习俗。 3月31日,深圳通过法律明确禁止食用猫狗,与此同时农业农村部也发出征求意见稿拟将狗移除禽畜管理名录。

   包括天堂镇在内的广东很多地方的狗肉风俗,或许将迎来法律意义上的终结。

   (一)狗肉是公开的秘密对不少天堂镇人来说,早晨是从一碗狗肉肠粉开始的。

   “好的,一碗狗肉粉。

   ”4月11日清晨7点,光明路上味鲜阁的老板已煮好狗肉,忙碌着招呼客人。

   老板说,每天上午,店里会售卖当地特色的“天堂狗肉肠粉”和狗肉粉,还会直接卖狗肉给熟客,店里虽然只有四五张小桌,每天至少能卖出一只狗。

   走在天堂镇,几乎见不到流浪狗,而售卖“狗肉肠粉”的餐馆却十分常见。 记者观察到,在天堂镇热闹菜市场附近,有差不多十家早餐店都售卖“天堂狗肉肠粉”。 不少店铺直接把狗肉打在了招牌上,在菜品单上,狗肉也总是处在靠前的显眼位置。

   有的餐馆会有所顾虑,不把狗肉打上菜牌,但只要顾客询问,基本都能得到肯定的回答。 建安路天然居饭店的菜牌没有狗肉,在记者询问后,老板热情回应,“有的,红焖天堂狗肉,55元一斤,要不要试一试。 ”至于为什么没上菜牌,老板表示,熟人都会直接点。

   “雷州的做法是水煮白切狗,我们是红焖。 ”一家肠粉店老板对当地烹制狗肉的方法颇为自得,“我们会放陈皮、八角,关键是要加狗血,煮一个钟头”。

   老板称,因为加了狗血,煮好的狗肉呈现墨黑色,味道和颜色会更重。

   “外地人到天堂镇都会尝一尝特色的‘狗肉布拉肠粉’。 ”老板称,不少顾客会夸赞,并拍照晒图。

   “但因为味道重,不是所有人都能吃得惯,包括很多本地人也会反感。

   ”老板补充说。

   (二)藏在村里的贩狗交易天堂镇不仅盛行吃狗,公开贩狗的现象也比较普遍,镇上的菜市场和生鲜店,不少都有狗肉贩卖。

   记者多方调查了解到,这些狗肉的主要来源是村户的散养,不少狗肉餐馆为了保证狗肉的用量和“新鲜”,通常会亲自去周边的村庄“收狗”。 “怎么,你们要买狗?”在镇区附近的一座村居前,一位中年妇女叫住了正在向村民打听的记者。

   问清楚来意后,村妇同意带记者去看自家待售中的两条狗。 在一处上了铁索的栅栏后面,两只半大的黑狗趴在栏杆上,兴奋地冲主人吐着舌头。

   “这两只是一窝生的,差不多一岁,比它俩早生的,之前已经被饭店买走了。

   ”农妇向记者介绍说,天堂镇吃狗以黑狗为上乘,这两只小狗虽然还没有达到“最佳食用年龄”,但也能卖出20元每斤的价钱。 “你们说要买狗,可是怎么没带笼子过来?”在另一处村庄里,一位声称有狗卖的村民对记者的动机表示怀疑,犹豫再三后她还是选择带记者去看狗。

   在她家中的后院里,有5、6只灰黄色的田园犬在狂躁地吠叫、来回跑动,庭院的角落里还蜷缩着一只母狗,正在给两只幼犬哺乳。 村民说,这5、6只黄狗已经到了应该售卖的年龄,如果体形再长大,恐怕成年男人也很难压制得住。

   如果有人来收狗,通常需要两个人把狗的四肢按住,然后拖进准备好的铁笼。 这些“肉狗”不久后就会被宰杀、剥皮、去除内脏,最终流入菜市场和餐桌。 (三)禁食狗肉的价值冲突“这些狗一般不经过屠宰场,是村民们私自宰杀的,所以也根本不可能有检疫流程。 ”天堂镇动物卫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向记者坦言,当地普遍存在私贩私宰狗肉的现象,但“卫生监督所没有执法权,所以无法干预。

   ”农户散养所谓“肉狗”进行贩卖究竟是否合法?记者查询以往案例发现,目前尚无国家层面法律明令允许或禁止贩卖、食用狗肉,国家也未出台过犬类屠宰检疫的相关规定或要求。

   狗肉市场处于实质上的灰色地带。 3月31日,深圳市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其中明确将猫狗列为禁止食用的动物名单。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解释称:禁止食用猫狗是现代人类文明的要求和体现,是很多发达国家和地区通常采用的做法。

   4月8日,农业农村部在其官网公布了《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拟将狗作为伴侣动物不再按照畜禽管理。 专家认为这是从法律层面否认吃狗、贩狗的正当性。

   对于禁食狗肉,天堂镇的居民大多是难以接受的。

   “就和吃鸡肉一样,有什么区别?”味仙居的老板告诉记者,镇上的人虽然也会养狗作宠物,但狗肉一直是家乡津津乐道的美食,两者并不冲突。

   不少当地人表示,在天堂镇,吃狗肉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夏至吃狗肉就如同端午吃粽子一般,这种传统应该得到尊重。

   “事实上就算是两广地区,吃狗肉的人比例并不多,这种‘习俗’客观上助长了猖獗的偷狗、毒狗、非法养狗行为。

   ”从事多年犬类保护的首善志愿者中心萧主任觉得,政府部门应该引导人们了解正确的价值观,“禁吃狗肉就是现代文明的体现”。 广东保典律师事务所律师廖建勋则认为,国家应该严厉打击非法贩狗的行为,但在禁食狗肉的立法上应该给地方自由选择的空间,“如果禁食狗肉在当地成为了共识,那么禁食的法律就自然可以施行。

   但强行违背民意和风俗搞一刀切,所带来的价值冲突和现实难题会有很多。

   ”【南方日报记者】吴扬刘珩【拍摄】董天健【剪辑】王俊涛【来源】南方探针南方号编辑:于艳彬。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