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军“先锋”高超音速导弹服役 高超音速打击时
发布时间:2020-04-27 03:58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先锋服役,高超音速打击时代开启俄罗斯国防部2019年12月27日发布公告称,俄军首个先锋高超音速导弹团于当日开始战斗值班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先锋”服役,高超音速打击时代开启俄罗斯国防部2019年12月27日发布公告称,俄军首个“先锋”高超音速导弹团于当日开始战斗值班。 高超音速武器因美国实施的旨在“1小时打遍全球”的“全球快速打击”计划及后续“常规快速打击”计划而备受瞩目。 目前,已成为战略前沿领域和大国军事竞争热点。

   不久前,俄罗斯总统普京称,为战斗水面舰艇和潜艇装备“锆石”高超音速导弹将是提高俄海军战斗力的重要举措。

   目前,建造中的亚森级改进型多用途核动力潜艇、正在进行现代化升级的基洛夫级核动力导弹巡洋舰“纳西莫夫海军上将”号、研发中的领袖级导弹驱逐舰等,都计划搭载“锆石”导弹。

   俄军已经装备“匕首”高超音速导弹,“先锋”导弹服役使俄罗斯成为世界上装备实战型高超音速武器型号最多的国家。 随着高超音速武器更多地装备各国军队,军事斗争领域已进入高超音速打击时代。 “先锋”导弹很难被拦截“先锋”导弹的射程可以跨洲际。

   2018年12月26日,“先锋”导弹完成了批量生产前的最后一次试验即第九次试射。 导弹飞行6000公里,准确命中堪察加半岛上的靶场目标,最大飞行速度达到27马赫。 尽管尚未公布,但“先锋”导弹的设计射程会远超试验飞行距离。 “先锋”导弹采用助推-滑翔高超音速方案,由洲际弹道导弹助推级和高超音速滑翔弹头组成。

   试验发射的“先锋”导弹,使用的是RS-19“短剑”固定井式液体洲际弹道导弹的助推级,该导弹射程达1万公里,发射质量100吨,运载能力吨。 未来批量生产的“先锋”导弹将采用即将服役的RS-28“萨尔玛特”固定井式重型液体洲际弹道导弹的助推级,射程还可大幅增加。 “萨尔玛特”导弹射程万公里,发射质量208吨,运载能力10吨,可搭载10至15枚分导式核弹头,若搭载高超音速滑翔弹头,则可达到24枚。 以此为依据,曾有媒体估算,“先锋”导弹射程甚至可达两万公里。 “先锋”导弹是遂行全球打击的理想武器,包括美国本土在内的全球区域,都处于“先锋”导弹射程之内。

   当前,美俄关系处于自冷战结束以来的最差阶段,俄罗斯对“先锋”导弹寄予厚望。 普京总统在2018年和2019年国情咨文中,重点展示了“先锋”高超音速导弹和“萨尔玛特”洲际弹道导弹、“匕首”空射高超音速导弹、“波塞冬”核动力无人潜航器、“佩列斯韦特”车载激光武器系统、“海燕”核动力巡航导弹6种“撒手锏”武器。

   如果将“萨尔玛特”导弹包括在内,高超音速打击武器占据了半数。

   高超音速武器适合打击敌方军政高层、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组织首脑、核设施、指挥中心、通信和网络节点等重要的政治、军事和经济目标,依靠其大于6马赫的超高飞行速度,留给防空反导系统的反应时间很短,即使能够被预警发现也难以被拦截。

   “先锋”导弹具备核弹头搭载能力根据俄罗斯国防部公告,首个装备“先锋”高超音速导弹的部队为战略火箭兵的一个战略导弹团。

   这明确表明,“先锋”导弹属于战略武器,主要执行战略打击任务。 普京总统强调,目前装备的“先锋”导弹具备核弹头搭载能力。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先锋”导弹可搭载3枚常规弹头或1枚200万吨TNT当量的核弹头。

   在2019年1月美国政府发布的《导弹防御评估报告》中,将高超音速武器列为与战略弹道导弹同等重要的新型战略威胁,提出应发展天基导弹防御能力作为应对手段。

   美国国防部导弹防御局也将高超音速武器防御作为优先任务。

   实际上,相比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当前防空反导体系对于拦截“先锋”导弹这类高超音速武器,基本上无能为力。

   但美国已经在着手研发高超音速武器应对手段。

   2018年11月,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发布“滑翔破坏者”项目招标文件,旨在研发拦截高超音速目标的先进拦截器。

   美国国防部主管研究与工程的副部长格里芬表示,为应对高超音速导弹威胁,美国将部署天基传感器,并计划投入200亿美元建设由部署在卫星上的1000枚导弹组成的天基武器网络。

   “先锋”导弹“高超音速+核常兼备”相结合的运用特点,进一步增大了它的威慑力。 众所周知,威胁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往往可以放大威胁。 依据现有技术水平,战略预警系统即使能够探测到来袭的“先锋”导弹,也无法区分其搭载的是核弹头还是常规弹头。 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攻击的核国家就会限于一种“战略困境”:若不待弹头落地就立即实施核还击,需要承受极大的误判风险,可能引发大规模核战争;若待弹头落地并判明为核或常规弹头后再进行反击,就要承受灾难性的后果,并可能因此丧失反击的能力。 “先锋”导弹是对美博弈又一新筹码继小布什政府之后,近年来,特朗普政府再次将单边主义推向高峰。

   单边主义的最高表现形式,就是发动战争和实施侵略。 俄罗斯军事战略是以“核遏制”为基础、以“非核遏制”为补充的“战略遏制”,战略遏制的目标是遏制战争、防止侵略。

   包括“先锋”导弹在内的上述撒手锏武器,以及“伊斯坎德尔”战役战术导弹、陆基“口径”巡航导弹、图-160和图-22改进型轰炸机等,正是这一军事战略的直接产物。 2001年,小布什政府单方面退出《反导条约》,并加快发展部署全球和战区导弹防御系统。

   目前,在罗马尼亚、土耳其、波兰部署的陆基导弹防御系统,以及以西班牙罗塔为基地的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构成的海基导弹防御系统,对俄罗斯战略核力量构成严峻威胁。 此外,美国还在大力加强本土导弹防御系统。 而“先锋”导弹则是欧洲和全球导弹防御系统的“克星”。 “先锋”导弹是军事制衡欧洲和美国的有效手段。 2019年8月,美国正式退出《中导条约》,声称将发展和部署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中程、中短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

   若美国在欧洲大陆部署此类导弹,将对俄罗斯实施全方向快速打击,并与欧洲导弹防御系统一道,形成“攻防兼备”的对俄压迫态势。

   “先锋”导弹依靠优势进攻能力,可对欧洲全境乃至美国本土实施核/常打击。 “先锋”导弹也是下一轮对美裁军谈判的重要筹码。

   在《反导条约》《中导条约》废止后,2021年到期《美俄关于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将是核裁军领域的最后一个条约。 美国对于延续该条约的热情不高,且要求绑定过多和过高的条件。

   与此同时,作为约束和限制太空军事化的《外层空间条约》命运同样不容乐观。

   这两个条约,将是美俄下一轮裁军谈判的重点。

   综上可见,以“先锋”导弹为代表的高超音速武器,可提供一种前所未有的高效打击手段,进而改变军事斗争的方式和面貌。

   更重要的是,其作用和影响还具有很强的“外溢”效应,自军事领域拓展到政治、外交、地缘、心理、认知等其他领域,成为战略威慑的重要手段。 李大鹏刘巍。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